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纵横 > 其他
暂住证“漂一族”心中常伴的痛
  发布时间:2012-11-01 17:26:54 打印 字号: | |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改革开放的飞速发展,中国大地上出现了一浪高过一浪的人口大流动。为做好人口管理工作,公安部出台了外来人员必须办理暂住证的管理措施。之后,这一牵涉到流动人口的治安、计划生育、劳动就业等各方面综合治理的辅助户籍证明,就一直与外来人口同在,直到今天。

   实行暂住证制度,在当时以至于现在的社会形势下,确实是必需的。实行暂住证制度的初衷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然而某些丧失了原则、公德,甚至人格的执法人员,却在办理或检查暂住证时,将服务社会的义务变成了牟取私利的手段。缘于此,一本薄薄的暂住证,为外出漂泊的人们带来了多少不便和叹息?

  暂住证 让“漂一族”屈辱与泪水同在

  暂住证,它既不同于港澳台同胞返乡时的回乡证,也不同于其他国家旅居中国时的护照。持有回乡证、护照的客人们,总会受到种种优待,而持暂住证的人,却往往因为持有暂住证而形成所漂泊城市的“二等公民”,它让漂泊在外的人从心理上永远走不进所在的城市。

  为躲避清查暂住证,一名妙龄少女坠楼身亡。这是省会某报在2001年11月报道的。

  2001年11月29日早晨五六点钟,在郑州市金水区姜砦村,派出所的人开始查暂住证。据住在死者对面楼上的女学生介绍:“那些人在楼下边拍门边吆喝:‘快开门!快开门!再不开就跺门了!’声音大得就像要把楼给拆了,可吓人了!”坠楼而死的少女姓郭。据围观的群众推测,可能是郭某听到公安人员来查暂住证,而自己没有就慌忙躲避,从所租住的4楼平台跨过近1米宽的楼道,攀住邻居家的下水管往下下,结果不慎坠地身亡。围观的群众认为,郭某摔死与警方执法粗野使其受到惊吓有关。

  但当晚执法的某派出所所长断然否认这一说法。他称,此次警方是按照上级的要求进行追逃集中大清查,那女孩摔死是因为自己没办暂住证,且和男朋友未婚同居,自己害怕躲避时才坠楼身亡的。

  据河南省中医学院二附院急救室的大夫介绍,那女孩死于颅脑外伤。

  据《羊城晚报》报道,2002年4月29日晚9时许,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东莞胜得电器配件有限公司的主办会计王静与过去的同事在出租屋里叙旧,5名厚街镇治安员闯进来查暂住证。王静的暂住证因厂里统一办理,未发下来,她便给治安员看厂牌与身份证。谁知治安队员连看也不看就破口大骂,要抓她回治安队。王静当晚要值班,她要求打电话向工厂请假,治安员不但不允许,反而骂声愈烈。王静刚说了句“你们为什么骂人”,就被一名治安员一拳打倒在地。未等她爬起来,另两名治安员也上来对其毒打。随后,王静被治安员抓住头发从二楼拖到一楼,又被抓着头发往水泥地上撞至昏迷。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已被拘禁在治安室里。见她醒来,治安队员又抓住她的头发往禁闭室拖,并再施拳脚,直至她再次昏迷。

  第二天,胜得厂的同事和经理将昏迷的王静送到医院急诊部抢救,医生的诊断结果是脑震荡。2002年11月,经过一段治疗的王静作了法医鉴定,鉴定结果证明她还留有后遗症。

  就在王静被打半个月后,她的暂住证发了下来,号码是:3522002014092。

比起王静,安徽人李子阳与其妻子的遭遇更加充满屈辱。据《今日早报》报道,安徽人李子阳在慈溪师桥镇打工。这天,他妻子从老家去看望他,正巧村里的联防队查夜,他妻子出示了身份证,但因为没办暂住证,联防队
责任编辑:河南法院